CcCheerio

st☆rlight 拉啃er 喜好杂

李在焕是什么存在呢,想到这个问题,金元植笑了笑,大概就是这样吧,只要一想到那个名字,他的心都会变得温柔,似乎所有浓烈炽热的感情,都化作夜晚海浪的柔波,在他的梦里,轻轻拍打着海岸。

翻出了以前写的片段,其实自己都不记得有写过了哈哈哈哈。想搞cp了但是好忙而且我好懒哦!(懒才是重点

天罡的宝 真的很难找 天罡的地图 真的好难跳

【拉啃】春来【02】

  

  机车驶到超市门口,停了下来。金元植拧下钥匙,示意李在焕跟他走进去。  

  

      超市比李在焕想象的要大,海岛上的人习惯在晚上凉快一些的时候出门散散步,超市里人还不少,尤其是冰柜那一块,围了好些小孩。李在焕拿了些急用的生活用品准备结账,想了想,又折到了零食区,挑了好一会儿,才推去收银台。金元植扫了一眼:薯片、果干、泡芙、水果糖……真是小孩子口味,金元植偷偷地想。

  

  “先生您好,一共241元。”李在焕掏出钱包里的卡,递给收银员,对方却没有接:“不好意思先生,我们这里,刷不了卡……”

  “啊……”显然没有预料到这种情况,李在焕愣住了。日常不习惯带现金出门的李在焕先生,钱包里只有几张卡和几十块零钱,还是早上郑泽运给他塞的,说是方便他坐车用,“那我取了钱再给你行吗,我不骗你,很快的,你等我一下就好……”

  “不用了。”一旁的金元植见状,从钱包里掏出几张纸币递给收银员,接着提起这一大袋七七八八的东西向门口走去。走了两步,回头看了看还有些愣的李在焕,示意他跟上:“还不走吗?”李在焕这才跟了上去,边走边说:“不好意思,我也没想到不能刷卡,太麻烦你了,我等一下取了钱就还给你。”

  金元植有些好笑,偏头问李在焕:“你知道去哪儿取钱吗?”

  

  金元植靠着机车,看着不远处李在焕在atm上取钱,屏幕发出的光照亮了李在焕一大半的脸,剩下的一小部分在黑暗里晦暗不明,勾勒出朦朦胧胧的侧脸。这是金元植十几年来都没有遇见过的人,不属于海岛上任何一种人的类型,也同来来往往的游客都不一样,这种感觉并不仅仅指李在焕那有些混血的长相,精致的脸也不是没有见过,但很奇妙的是,成年人的气质和小孩子的稚气在他身上结合得毫无违和感,特别且又吸引人。

  

  等李在焕取了钱走出来,金元植还在望着atm的方向发呆。将手上的钱整理好递过去,李在焕道:“呐,钱给你。今天晚上实在是太麻烦你了……”金元植从怔愣里回过神来,打断李在焕的道谢,翻身跨上机车:“走吧,我送你回去。”看出李在焕的惊讶,金元植解释道:“没有来的车,自然也没有回去的车了。麻都麻烦了,不差这一会儿了,走吧。”李在焕坐上后座,看着怀里和机车颜色格格不入的乳白色购物袋,心里感叹:这里的人果然和北城的人不一样,真的是太热情了。

  

  李在焕在别墅门口下了车,抱着买的一大堆东西感谢金元植:“都这么晚了,今天真的太麻烦你了,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,不如我……”说着李在焕就去掏钱包。

  “不用了。”金元植阻止道。听出金元植语气里的不高兴,李在焕也觉得这样有些唐突,但一时又想不出怎么感谢对方。看出面前这个人的纠结,金元植开口:“不用了,你以后多照顾一下我们家生意就好。”

  “这是自然。”李在焕答道。接着又看见一只手伸进自己抱着的购物袋里,随手拿走了一小袋芒果糖。金元植拿着糖,笑着说:“还有这个,我就一并当做谢礼了。”

  

  将车停好后,金元植轻轻开门进了屋。他母亲却还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,见金元植回来了,念道:“可算回来了?送个外卖送了几个小时,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接了个国际单呢?”

  见母亲发现,金元植也不再小心翼翼的了,挺直了身子走向厨房,边走边说:“我可没瞎玩,我这是给你发展长期客户去了。”

  “一个面馆有什么长期客户需要你发展。”金母生气地按下遥控器上的关机键,扭头看见金元植从冰箱里拿出几盘菜,又不放心,“哎哎,菜先放进微波炉里热一会儿……”

  

  收拾完毕后,金元植躺在床上,又想着晚上的事,爬起来拆了床头柜上的那一小包芒果糖。他看着窗外,舔了舔嘴里的糖,酸酸甜甜的味道在舌尖上漫开。

      最后走的时候想着耍一下帅,没太看清就随手拿了一包零食,没想到是包芒果糖。海岛特产,再普通不过,但感觉却又比以前吃的要甜。

  难道是这家改口味了?真的是小孩子的喜好,金元植最后想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短小的过渡章 乱七八糟

我举报kws睡前吃糖不刷牙(等等不是

【拉啃】春来【01】

春来 [01]

您的机车少年植与画家啃已上线。

又名《海岛爱情故事》,再名《面馆情缘》

  已是三月份了,北边的城市仍然在冬天里。

  天色有些暗。听着杂乱的汽笛声,李在焕稍稍扯下围巾,转过头对郑泽运说:“就送到这里吧。”

  郑泽运递过手中的箱子,似乎有很多话想要交待,最后只剩下一句:“保重。”李在焕也没再说什么,沉默地接过行李,向自己所搭乘的船只走去。郑泽运看着他的背影,港口不太温柔的风里,李在焕细碎的头发显得有些凌乱。

  

  一下船,李在焕就感受到,同样是三月,南方的海岛已经如此热情。一只手拿着围巾与大衣,一只手提着行李,李在焕有些狼狈地挤上这座小岛的环岛巴士。所幸巴士乘客不多,冷气也开得足,李在焕坐上有些硬的座椅,长舒了一口气。

  

  环岛巴士的司机似乎和这里的天气一样热情,通过后视镜打量着李在焕的着装,开口询问:“小伙子,北方来的吧。”

  “哎,对……从海城……”没料到这么直接的搭话,李在焕有些怔愣。

  “嗨,我就知道。我们这个岛啊,四季如春,好些北边的人第一次来的时候,都穿的像你这么多……”

  如夏还差不多,李在焕擦了擦头上的汗珠,默默吐槽。似乎看出了李在焕不太想搭话,司机止住话头,直接了当:“小伙子,去哪啊?”

  “稍等……”李在焕掏出大衣口袋里的纸条,“环海北路……215号。”

  “啧,有钱人啊。”司机感叹一声,没再说话,专心开起了车。

  

  一下车又是扑面而来的热浪。李在焕对着面前背靠大海的二层小楼,仔细看了看门牌,确定没错后,快速地翻出早先郑泽运给他的钥匙开了门。

  房间郑泽运应该提前交代房东收拾过,已经打扫干净了,生活家电也一应俱全。李在焕放下行李箱,打量了一下一楼的大概布置,打开房子另外一头的门,阳光混着热气闯入,是个小院子。海鸟从天空中飞过,不远处的船只慢悠悠地破开海浪,偶尔还有鱼类翻出海面,反射出银色的光。有些惊讶,郑泽运还挺会挑房子的,李在焕心想。

  回到客厅,李在焕从柜子里翻出房东放在这儿的空调遥控器,感受着空调吹出的冷风,长舒一口气:“啊,终于活过来了——”

  

  李在焕并没有休息多久,他的肚子提醒了他。低头看了看手表,五点多了。因为有些晕船的缘故,在船上的几个小时里,他基本没吃什么东西。李在焕正苦恼着吃什么,眼睛的余光瞥到了电视柜上的广告单,似乎是房东放在这里的。拿起来一看——“金氏面馆”,看图片似乎还不错。“就决定是你了。”李在焕一边自言自语,一边拨通了广告单上电话号码。

  

  今天乐队没有排练,金元植趴在店里的柜台上,耷拉着下垂眼,正有一搭没一搭的抄着好友的作业,他的妈妈走过来,将打包好的餐盒放在他面前:“别抄了,去,把这份冷面给人家送到环海路215号。”

  “这么巧的号码?”金元植合上面前的作业,从抽屉里拿出钥匙,提着面往门口走去,边走边说:“哎,我说宋叔这段时间的工资,一定要发给我。”

  “都答应了给你换把吉他还不够?”金母佯怒,“快去,别让客人等急了。”

  “知道了——”金元植在门外应道,将外送挂在车把手上,长腿一跨,转眼间,一辆银黑相间的机车已经开了出去。

  

  环海北路这边,金元植很少来,当时开发的时候,把这一段建成了独栋的小别墅,当地人一般不会花这个钱来住。费了一点时间才找到215号,金元植按了按门铃,门后一道干净的声音很快应道:“进来吧,门没关。”

  金元植这才注意到门是虚掩着的,直接拎着面走了进去。一个黑色短发的男人背对着门坐在地上,正在讲电话,听到有人进来的声音,稍微侧了侧身:“钱就在茶几上,面放那儿就好。”

  

  “……挺好的……行,你记得把我画画的那些东西寄过来就好……没事我可以的……行,就这样吧。”挂掉电话,李在焕皱着眉,揉了揉饿扁了的肚子,转头去拿茶几上的面,却被还站在茶几那头的人吓了一跳。他打量着面前的这个男生,看长相应该也就十七八岁,染紫了的头发,发尾已经长出来了一截黑,一米八左右,锁骨往里似乎还纹了身,本来应该是有些凶的气势,全在一双下垂眼上破功。

  这一扫也只是瞬间的事,“你是?”李在焕拿过茶几上的面,边掰筷子边问。

  面前的男孩朝他手中的面努努嘴:“我妈让我转告你,店里的溏心蛋今天卖完了,看你是退两块钱还是下次再给你补上。”顿了顿,金元植继续解释,“你一直在讲电话,我没插上话。”

  “啊,没关系,下次补……”没想到是这么个原因,李在焕有些尴尬。

  “行,那你下次说一声。”金元植转身出门。

  男孩快走到门口的时候,李在焕想起了什么:“哎,等等,你知道这附近大一点的超市在哪吗?”

  “大一点的超市,”金元植转身,“我家那附近有一个。不过……”金元植抬头看了看客厅里的钟,“已经六点多了,现在没有客车过去了。走过去的话,还挺费时间的。”

  “啊……”没想到车停的这么早,李在焕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办,自己来的时候就带了个小箱子,好些生活用品没准备。想到这些,眉头又不自觉地皱起来了。

  “其实我可以带你过去,”金元植鬼使神差般的开口,意识到自己和对方根本不认识,有些尴尬地补了一句,“我是说,如果你很急的话。”

  “啊,可以吗!”面前本有些沮丧的人听到这番话后,立刻抬头盯着他。眼睛亮闪闪的,像颗棕色的水晶,金元植突然冒出这么个想法。

  “可以,你先把面吃完,不急的。”金元植故作淡定地点头,其实他从没有骑车载过人。

  

  李在焕收拾完外卖的餐具,拿好钥匙就跟这个第一次见面的男孩走出了门。看着眼前的机车,李在焕有些惊讶,揶揄道:“哟,还挺酷的嘛。”

  金元植没说什么,跨上机车,一双长腿还能轻松撑着地,转头示意李在焕上车:“没带头盔出来,你自己注意一下安全。”

  

  海岛的风在晚上依然带着热气,一股脑儿往李在焕脸上糊,他看着道旁渐渐亮起的路灯,两旁那些在北方城市没见过的树,三三两两的人沿着海边的小道漫步,这一切都迅速被机车甩在脑后,李在焕的心情在这股热浪中突然好了起来,他收回视线,头往金元植耳旁侧了侧,稍稍提高了声音:“还没自我介绍,我叫李在焕,你叫什么呀——”

  似乎被突然凑过来的李在焕吓了一跳,本来开得平稳的机车突然晃悠了一下,李在焕整个人都被惯性砸在了前面的人的背上,鼻子更是在男孩的后脑勺上狠狠地磕了一下。

  男孩的回答慢悠悠地传过来,声音很低,在呼啸的风中听的不太真切。

  “金元植,我叫金元植。”

  “啥?金丸子?!”李在焕捂着被磕痛的鼻子,边吸气边对这个与眼前人形象极度不符的名字产生了质疑。

  “金!元!植!”似乎有些恼羞成怒,声音也提高了,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蹦,那叫一个字正腔圆。

  “哦……”李在焕还是没忍住,噗的一声笑了出来。感受到后面人的颤抖,金元植的嘴角也没忍住,悄悄上扬。

  

  归海渔船的汽笛声从远处传来,灯塔的光在平静的海面上扫过。不知道为什么,在这个还没待满一天的地方,李在焕突然感受到了久违的生活气息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dbq交完一堆ddl就是很想磕cp虽然很差但是也要祸害各位(不是)

灵感是来自一个小可爱的ID 至于《trigger》应该等这个弄完再继续吧因为那个大纲太复杂了。虽然也不会有什么人看hhhhh  

大概因为设定啥的原因,整个故事的节奏会比较慢,有想法都可以说嘎我很怂的kkk

然后 偷偷补一句 各位拉啃大手子快出来救救没粮的可怜人_(:з)∠)_

【拉啃】trigger

 1.哑弹[上]

  

  这是今年敦克市的第一场雨。

  因为地理位置的原因,敦克市很少下雨,所以大部分人都没有随身带伞的习惯。金元植刚做完手头上的任务,难得的一身轻松,撑着伞慢悠悠地走在雨中,看着街上的人们在雨中狂奔,难得的还冒出了一点诗意。

  经过拐角的时候,金元植看见一个男人低着头靠墙坐着,单薄的衬衫在雨中湿透,勾勒出并不强壮的身形,这在这大雨中显得有些突兀和可怜。按道理来说,平时的金元植不会管这些,可能因为今天的心情实在是好,他想了想,还是走了过去。


  等走近了金元植才看清,这个男人额前的头发被雨淋湿,服帖地搭在额头上,露出了纤长的睫毛。他紧闭着双眼,对于金元植的靠近没有一丝反应。 

  “您好?”金元植稍稍弯腰询问,对方不作回答。金元植再轻轻推了推他的肩,这人竟顺势倒了下去,刚露出全貌的漂亮脸蛋直接砸在了满是泥泞的地面上。 

  混血?金元植挑了挑眉,这在敦克市不常见,敦克市是trigger的聚集地之一,没有能力的平民在这里的地位比gun更低,本来不想再多管闲事的金元植认命地叹了口气,一边把这个男人扶起来搭在肩上,一边自言自语:“行吧,谁要你是个平民,你要是个trigger......”说着又笑着摇了摇头,要是高贵的trigger,又怎么会让自己被这沾着空气中灰尘的雨水淋湿。金元植一手扶着这个男人,一只手有些艰难地撑着伞,男人的身形比金元植想象的要长一些,尤其是腿,又长又直。但是比起自己还是差了一点,金元植在心里默默地比较了一下。

  

  回到家门口的时候,雨依然没停,金元植单手收了伞,按了按的门铃,等了一会儿也没等到人来开门,再按两下也依旧没有反应,金元植只得艰难地单手掏出右边裤子口袋里的钥匙,用左手不太熟练地将钥匙插进锁孔。 

  金元植一推开门就听到了欢快的游戏背景音乐,韩相爀握着游戏手柄,盘腿坐在地毯上,听到金元植开门的声音,视线也没有离开屏幕,漫不经心地对金元植说:“既然带了钥匙就自己开门,门铃又不是给你用的。”听出金元植的脚步声比平常重了一些,这才瞥了一眼他:“你又把什么东西往家里带了?”这一看让韩相爀吓了一跳,游戏也不打了:“这人谁啊?”  

  金元植将肩上的人放到沙发上,调整了一个舒服一点的姿势,这才回答韩相爀:“不知道,回来路上碰到的。”  

  “不知道?”对这个回答,韩相爀显然不是很满意,“金元植你疯了吧,之前捡了条狗回来就算了,这次还带了个不清不楚的人回来,谁知道是不是个trigger啊?”  

  似乎感应到有人在说自己,一只白色的法斗从窝里跑了出来,窜到二人脚边,小心翼翼地嗅着沙发上的陌生男人的气息。  

  金元植示意韩相爀看那个男人的脸:“混血,应该是个平民,没有trigger或者gun的气息。”说着站起身来,“我先去洗个澡换身衣服,你先看着他一下。”  

  “就算是平民也不应该往家里带啊……”但金元植已经走上楼梯了,并没有听见他的抱怨。韩相爀蹲下身,打量了一会沙发上那人的脸,棱角分明,鼻子又高又挺,睫毛随着呼吸微微颤动,确实好看。人们对美丽的事物总是更有包容心,韩相爀对着这么一张脸也生不起来气,只好抱起眼前的法斗,对着他嘀咕:“小屁股你看你爹啊,怎么能因为人家好看就能把不清不楚的人往家里带,他的眼里都没有你了……”

  

  金元植洗完澡出来就看见一人一狗在对峙,说是对峙也不准确,沙发上的那个人还没醒,这场对峙只是法斗单方面的敌视行动。他一把抱起这只狗,凑到面前亲了一口,问道:“我们小屁股怎么不高兴啦,是不是下雨天没出去玩呀。” 

  “他是看你新捡了个宠物回来,担心自己在家里的地位动摇。”韩相爀默默吐槽。

  金元植笑了笑,没理会韩相爀的调侃,将手探到陌生男人的额头上试了试温度,“有些低烧了。”说着转过头来指使韩相爀,“去先拿几件衣服,得给他换身干净的。”

  “自己干嘛不去啊,还敢对我大呼小叫了,别以为我最近在调整期就不敢打你。”韩相爀嘟嘟囔囔地起身。

  “那你也要打得过我。”金元植挑眉,“那我去拿衣服,等会儿你给他换?”

  “那我全拿你的衣服。”韩相爀以此来抒发自己的不满,但还是进房间挑衣服去了。

  “随你!你那个块头人家也穿不了。”金元植笑道。沙发上的人却似乎被两个人的谈笑声吵到,皱了皱眉,有醒来的倾向。


[下回预告!](其实是困了不想写了...

  李在焕醒来后的第一眼就是面前这个黑发的亚裔男人,略微下垂的眼睛正盯着自己,鼻子挺直,微薄的嘴唇紧抿着,一如他人口中描绘的帅气。

  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不想赶ddl所以虽然写的很差但还是先放上来了 您的拉啃line 室友line已上线
dbq我们小屁屁 变成捡来的狗了
开始不认识的时候元植儿有些高冷惹 相信我他和在焕尼熟悉之后不是这样的!
大概是很复杂的设定 人物前期会有些ooc叭 尽量找回我们的小可爱在焕尼
大概是拉啃 豆n 爀运 叭emm 后面两个还没出来先不打tag啦
dbq我的文风真的好奇怪还废话多 小学生文笔也想磕cp请不要骂我_(:з」∠)_

继续去水印🌚🌚

去水印的emm偷偷发lof

😘😘😘

sakuravit是一只住在樱花树附近的垂耳兔,最喜欢樱花和胡萝卜,是只有些胆小并且内心还有一丢丢文艺的兔子🐰
其实是拉啃的脑洞kkk 啃啃是kenrrot🤔毕竟兔子都喜欢carrot🌚
是专门送给kiro老师的!因为平时总给她逼逼脑洞但是从来不填遭到谴责,于是用这个来糊弄(?)她。